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园风

思绪不曾缘客著,博门今始为君开

 
 
 

日志

 
 
 
 

乡行(三)  

2009-09-08 16:2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张旧照片

      此次返乡,看到了爸爸的一张旧照片,印象中,从没见过。照片照于1954年,爸爸当时在部队当兵,我过了十多年后才出世,感觉遥远。

      照片中的爸爸年轻,英俊,头上戴的帽,爸爸说叫国际帽,那时什么都向苏联学习,连帽子也是仿苏联的。这张相是我见到的爸爸最年轻的相片。但它一直不在爸爸身边。

乡行(三) - 竹园风 - 竹园风

      相片是去年才被爸爸的一个战友送来的。这个战友在部队和爸爸分开后就失去联系,战友的钱包里一直放着爸爸的这张相片,五十多年来,他都希望能见到爸爸。照片的背面有爸爸当年写下的我们村的地址,但因乡政府的管辖权有变更,我们村不再属于原来的乡政府,所以战友一直找不到爸爸。直到去年,可能战友联想到当年那批退伍兵的大致流向,拿着爸爸的照片一家一家单位的问,后来终于问到了爸爸所在单位的门卫处,找着了爸爸。不知当时两人见面是什么情形,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分手时两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再见面时却垂垂老矣,爸爸风采不再,疾病缠身,我给爸爸照了两张相片,没有一点精神,对比之下,感觉时间真是无情物,真要好好的保护这珍贵的旧照片。战友想方设法地给爸爸找治病的方子,希望爸爸的身体能快好起来。半个世纪的牵挂,寻找,听来让我动容。

我和L

      回到茂名的某天上午,我在我家所属的镇上寻找同学L。

      L和我是小学到初中的同班同学,高中毕业后,她在镇上开了个成衣铺。收入不高的她有时也会在镇上请我吃个猪什粥什么的,还出钱带我到湛江玩,她有着雄辩的口才,间或会在我的闺房里通宵“演讲”,被我的朋友称为才女,我会照着时装书给她做款色特别的衣服,让她臭美臭美----------我离开茂名后,和她失去了联系,但互相间常会探听到对方的情况,只是十多年来竟没机会见上一面。前几年惊闻她被炮仗炸断了一条腿,此次回乡,无论如何要见见她。

      带着儿子在镇市场转了两圈,还是没找到L,儿子走得累了,说:“妈妈,不要找了。”“她就在附近某个地方,我一定会找到她的。”“妈妈,我告诉你吧,小时候是朋友,长大就不是了。”

      我想到了江门车站的一幕:儿子在车站碰到了三年不见的幼儿园的同学,当年他们两个是班上最最调皮的两个,也最爱在一起玩,这次碰面,竟用了很长时间才认出来,近二十分钟的怀疑,然后才相认,两个人走近,额头顶着额头,谁也不说话,只嘻嘻笑着顶了很久,然后是在候车室里远远的分开等车,再也没有走近搭话,儿子却和旁边的保安聊得很投机。即使我示意,儿子也不肯过去和同学玩。

       相信儿子是想到了这一幕才说出这样的话吧?我反驳儿子:“谁说的?不是朋友我还会找她?”妹妹赶来,才帮我找到了走近身边还认不出的L。

       L在市场某一角卖六合彩报,一桌一椅,对着面前的大叔大婶亚婆亚姨介绍着报纸。L装了假肢,行动不是很方便,她每天用电动三轮车接送读书的儿子。她说做不了重活,为了生存只能卖报纸,前几年她自己也买六合彩,输了几万块,因为赌,她的朋友们都传话说不要跟她来往了。L坦然地跟我说着这些,很开心我能来看她,仍象当年一样爱笑,一样开朗。见面只有十多分钟,妹妹他们在旁边等着,孩子们在催着,我身不由已,又要匆匆离开。L,我还会来看你。

      见过旧友的新颜,不会擦身而过而不认得了,只是,开心之余,还有痛惜,还有不甘,爸爸的战友再见到年老的爸爸时,也会有这种感觉吧?儿子还小,等他长大了,经历了,看法也自然不同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