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竹园风

思绪不曾缘客著,博门今始为君开

 
 
 

日志

 
 
 
 

回乡拾记  

2008-07-31 16:47:01|  分类: 乡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乡七天,眨眼便过,每天匆匆忙忙,似无时间思索,现闲下来,慢慢拾起那些琐碎,却发现是忧多喜少。几年前有人曾问我:“对茂名的感觉如何?”我回答“又爱又恨”那么现在呢?

(一)交通的混乱

        为了方便我每天给医院的爸爸送饭,妹妹给了我一台久已不用的摩托车,没有牌,方向灯已坏,想到茂名的交通治理很差,第一天我就无所顾忌地开着摩托车,还不戴头盔,不带证,在交警的眼皮下“大摇大摆”地通过,竟没事!想到去年在江门,因驾驶证到期未及时更换,被交警罚了一千块,还受了不少的冤屈气,某些交警部门给我的形象已是大打折扣,这时我就特别的解气,感觉浑身舒畅!但茂名的摩托车有大部分都不上牌,不年审,车坏了也是能开就开,不去维修,坏了再买,反正车价便宜,驾驶员不戴头盔(白天的街头随处可见),无证驾驶,逆线行驶,冲红灯,超载(一台摩托车坐八个人都有,能不能想象?)等等,在街头已是司空见惯,这无疑给交通造成很大的混乱,也造成很大的安全隐患,相比起来,我还是喜欢江门严格的交通规则。

(二)P号大院

       站在爸爸所住医院的大楼走廊尽头,可腑瞰一墙之隔的P号大院。P号大院有我太多的回忆。

      P号大院是爸爸所属单位的家属区,兼有办公楼,球场和其它娱乐设施。爸爸在这里有一套房,但爸爸那时为了方便照顾乡下我的亚婆(奶奶),并不搬来住。我曾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和Y——我的一个好朋友,当时我两个人几乎还没有自立能力,经济拮据,但又尽量不依赖家人,过得很苦,常常用没有肉的素菜去招待朋友们,但又很开心,屋里常是欢声笑语,朋友不断,有我们滋长快乐,张扬青春的一段最美的时光。去年某个晚上Y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她正在P号大院门前等人,进大院去看了看,又想起了过去的那段时光,时间匆匆,一切已是物是人非,她叮嘱我:“好好生活哦!”。让我一下竟是感动莫名,当时我正在陪着儿子学习,那一刻,两个人,一个在江门,一个在茂名,在为着同一个地方感怀着。现在的Y生活得非常好,过着富足的生活,有着满意的工作,和睦快乐的家。

       当年两个毛丫头,现在已是为人母,一切都在变化着,只是,P号大院留给我们的记忆,一直在脑海深处。

 

(三)乡下的家

      家人搬到市区居住后,乡下的家就只有逢年过节拜祭的时候才回去。爸爸出院后,我陪妈妈回乡下去,妈妈是为了拜祭,我是为了看看乡下的家,见见家里的亲人。

       一幢小楼,旁边是两间做厨房的小屋,小屋前的杂草已及门的一半高,草不除,则门开不了,水井已被草封住,我想看看井水,但草高且密,过不去。家里人每次回来总是匆匆忙忙,拿了在城里准备好的供品拜祭完就走(茂名人一般不会在市区的楼房里拜神,而是回乡下的家里拜),连煮顿饭的时间都没有,更不用说有时间去清理一下那些杂草。所喜的是妈妈种的几棵龙眼树,今年竟是挂果累累。想起儿时家里没有龙眼树,嘴馋,曾用竹杆去打隔壁一疯子家的龙眼,被他追出很远,吓得好久不敢回家,现在我可以不用担心别人来追赶,放心地摘龙眼,很是开心!妈妈百忙中也去帮忙摘了一会,竟被蜂蛰了,之前我在那棵树下摘了约十五分钟,竟没被蛰着,觉得奇怪。妈妈还种有杨桃树,黄皮树,芒果树,荔枝树,可惜平时没人在家,多让邻居小孩偷摘了。堂侄说他曾在屋前的果树下用笼子捕过两条蛇,其中一条竟卖了七十多块钱。弟弟说附近可能有一蛇窝,听得我直起鸡皮疙瘩。荒凉至此,实非我想象!

 (四) 三奶

       回到乡下,碰上三奶(三伯母)正在我家楼顶上晒稻谷和花生。

       因今年的天气反常,雨水不断,很多花生浸在水里腐了根,拔不起来。三奶在楼下墙边晒了一些花生藤,藤上的花生还没时间扯下来,藤上满是污泥。(儿时这花生藤是我一个人的玩具,根部向上,稍加整理,根上那些圆圆的珠子就象是古代仕女的头饰,向下的藤枝和叶子就象罗裙,袅袅娜娜,我常把这东西当木偶在地里表演着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常忘了去割草,忘了回家,沉浸在一个人的天地里。见到花生藤,我就会想到这些往事)。

       三奶是个勤劳的人,年轻守寡,我自懂事就见她跛着一条腿,她一个人拉扯大四个儿女。她家种的农作物比一般人的都好,但大半辈子的勤劳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大的积蓄,家里的瓦房已很旧,还不能盖上新的。她唯一的儿子我的堂哥因丢不下家里,一直在家种田,前几年才狠下心出外务工。其实三奶是我们家里上一辈读书读得最多的,听说是读到了高中。她脑袋里装有很多的故事,有空就会给我们讲,我觉得这是她最开心的时候,从她那里我知道了不少历史典故。三奶说天气不好,她每天都要守着那些谷子和花生,一看天色不对,就赶忙收,累得要命!她一边和我说着一边抹汗,头上戴着笠帽,汗流不止,脸上的皱纹比前几年更多了,头发也更白了,我在村里长大,体会得到她的辛苦,三奶大半辈子操劳,没享过什么福,现在已经老了,不知还要辛苦到什么时候?跟在三奶左右帮忙的是她读四年级的孙子,我问他期未试如何,他说语文只考了三十多分,其它科就不肯说了,这让我感到吃惊,一个看上去聪明漂亮的小男孩,眼睫毛长长的,堂嫂结婚很多年后才生的唯一儿子,不好好学习多可惜!三奶说大人都忙得要命,没法顾及他,学习只能靠他自己。我无言,这种情形在村里平常得没人会去想。

 (五)我初中的班主任

      我初中的班主任,是我整个读书生涯里最让我难忘的一位老师,初中三年,都是他当我的班主任,教我语文,他的教导和鼓励对我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让我在工作后也一直割舍不了对文学的喜爱,丰富着我的半生精神生活。对他,我心存感激。

      后来,听说班主任到了市W中任校长,市W中是我高中读书的地方,我觉得很自豪,由一个乡村民办教师做到这个职位不容易!再后来,我听说这个职位是他用几十万买来的!我听了有点惭愧。这次回乡,惊闻他因贪污公款已入狱一年,刑期非短!原校长职位至今无人就任!

       我有个堂侄曾在W中读书,我曾问过他W中的情况,谈到学校的设备,他曾说学校里的电脑不少,可惜大多都是坏的,不能好好地学习电脑知识,我说:“没人去维修更换吗?”他说:“当官的顾着自己发财,才不会去管呢。”当时之所以细细的去了解W中的情况,一是因为班主任当时正在W中当校长,二是我曾在W中待了几年,W中让我非常关注。

       老师,我真不愿听到这样的消息!当想到你将在狱中将青丝变成白发,打发一年又一年的日子,我就替你深深的可惜!又想到了你当年在平凡的教师职位上对学生循循善诱的令人尊敬的形象---------但,过去的,一切会重来吗?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